Make Them Free(有声读物《铁血摇滚》自序)

From Music-China Wiki
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Make Them Free(有声读物《铁血摇滚》自序)

颜峻

我刚刚开始听摇滚乐的时候知道了Cinderala(灰姑娘),那是一支搔首弄姿的流行金属乐队,但他们唱过一首快乐的One For Rock 'n' Roll(《关于摇滚乐》):“Pepol make music and music make them free.Long I get to Rock 'n' Roll,I'm forever youny.”(“人们创造了音乐,音乐让他们自由。自从我有了摇滚乐,我就永远年轻。”摇滚乐和这个世上其他的好东西一样,是为了让人们自由而不是狭隘地生活,才被偶然创造出来的。

因此你读到的这本小册子并不是什么“摇滚入门必读”,我并不打算让倾听变成对资讯的分析,也决不会像乐器推销员那样写乐评——这一次甚至不是乐评,它只是一些随笔而已,个人化的、感性的、偶然的。这是我自己的一点认识,而决不是可以被引用、充作指南的指路牌。音乐是你自己听的,文字也是你自己读的,请不要让我的喜恶挡住了你的目光。每一个人身上都藏着奇迹,从某种意义来说,摇滚乐讲的就是 这个奇迹:从人群中找回自己,从习惯中解放出本能,从艺术等级制度中杀出血路,从禁忌和模式中清醒过来,从自身的腐朽中再生……摇滚乐积极的部分,就全在这里了。

选择是痛苦的。如果因自身的盲目,而在摇滚乐僵死的部分乐不思蜀,那么连上帝也会同情他的资质——没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,上帝说——如果为了一个权威、完美的标准而绞尽脑汁,那么我和上帝都会觉得太痛苦。我所写到的艺人和作品,当然不能构成一张完整无缺、公正不倚的摇滚族谱,其实,流派、风格的繁多,全是因为我个人的喜好和有限的听觉经验,而遗漏和有意的遗漏,则同样因为我。摇滚乐的分化,早已使它的名字变得模糊可疑,人们甚至不能肯定某些边缘风格是不是还可以用上这个词;而它在许多地区封闭而传奇的发展,也往往为我所不能了解(想想德国、日本、保加利亚等地的例子),在这本小册子中,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情就是:摇滚乐总是在超出人们的想象。

有些人喜欢秩序,甚至达到变态的程度,轻则不许人碰他刚整好的床单,或者发明打卡机,重则将植物修剪成几何形状,或者把艺术拆成零件,用分类学、技术原理和道德标准来组装。也有人在摇滚乐方面不懈地努力,想要建立秩序,他可能是为了图方便,但我宁肯弄得乱一点,只要大家能自由地倾听、理解和创造。只要一个人坚持用自己的脑袋思考,并且相信自己的感情和欲望,那他很快就会发现:不依规矩,的确不能成方圆,但想要一条飘逸的曲线,那么规矩这玩意就没用了。我想表达的是:摇滚乐会向你证明,创造是好的。

正如很多唱片封套上印着的,摇滚乐中有时候会出现一些令人不快的内容,我所提及的这些作品也有这样的可能,但这是我无法负责的。我不能保证在我眉飞色舞地赞美青草的时候,您恰巧不是羊而是一只狼。

最后我要说的是,这本小册子不是写给阿甘看的。如果说弱智并不影响美德,那么我所理解的摇滚乐则需要人不断地进步,以便了解自己和世界那些微妙的秘密,阿甘永远都不能理解摇滚乐,因为他的乐趣永远只有巧克力那么大。

Remarks

Licensing

somerights20.png

Article provided by Yan Jun as part of his book UnderGroundGround, which is publish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"some rights reserved" (non-commercial, no-derivation, naming the original author), with special permission to Rock in China.

著作权遵循创作共用条例之“非商业、署名、不可修改”原则。

Further information

Please visit Yan Jun's website (www.yanjun.org)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his works.


Personal tools